金融人才網,國內專業的金融,海歸金融,互聯網金融求職招聘網站 招聘熱線:0755-36517001

1
2
3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行業資訊 >> 最新產品

與銀聯分羹銀行卡清算 三機構有可能

金歸人才網 發布時間: 2015/4/23 11:52:55 文章來源:鳳凰財經

我國銀行卡產業發展進入“下半場”:清算機構準入放開邁出實質性一步。

國務院日前印發了《關于實施銀行卡清算機構準入管理的決定》(下稱《決定》),自2015年6月1日起實施。根據《決定》,境外支付機構、第三方支付機構、銀行,均可向央行遞交銀行卡清算資格申請。這意味著,長久以來,中國銀聯“一家獨大”的局面將被打破。

昨日,支付清算研究中心主任楊濤教授向記者表示:“《決定》出臺有助于通過開‘正門’,促使第三方支付的分布式清算走向更加穩健和規范,有利于引導民營資本對銀行卡清算領域的合理介入。這些相應的第三方支付機構,完全可以參與到銀行卡清算市場建設中,但更加現實的或許是與其他機構和組織的合作和協調推動。”

“中國銀行卡產業發展的‘上半場’已經完畢,清算市場開放是‘下半場’的號角。”一名卡組織管理層人士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總結道。

銀行卡清算開放坎坷路

根據《決定》要求,在中國境內從事銀行卡清算業務,應當向央行提出申請,經央行征求中國銀行業監督管理委員會同意后予以批準,依法取得銀行卡清算業務許可證,成為專門從事銀行卡清算業務的機構,申請成為銀行卡清算機構的,注冊資本不低于10億元人民幣。

有業內人士認為,中國銀行卡清算市場的開放動了銀聯的“奶酪”。對此,中國銀聯相關負責人對記者表示:“中國銀聯支持并堅決執行國家放開銀行卡清算市場準入的決定。作為市場化的商業主體,中國銀聯將與其他銀行卡清算機構在同樣的監管條件下,依法合規開展平等的市場競爭。”

2002年成立的中國銀聯股份有限公司,是我國家銀行卡清算機構。十多年來,中國銀聯建立起銀聯卡的清算標準、業務規則和交易處理系統等基礎設施,創建了銀聯品牌。

事實上,早在一年半前,時文朝赴任中國銀聯總裁時,就定調了銀聯的“市場化”路徑。“靠喊民族品牌、向國家要支持,解決不了問題了。”時文朝在彼時一場內部會議上如是說。

上個世紀90年代,國際卡組織進入中國市場。1988年,萬事達(MasterCard)成立北京代表處,5年后維薩(VISA)也來到中國設立代表處。多年來,中國的銀行卡清算市場始終未能開放,國際卡組織只能分享中國人境外消費的部分市場。

“維薩、萬事達要進軍中國市場不假,但銀聯進軍境外市場也很兇猛。”一名支付行業人士如是評價。“跨境銀聯”便是銀聯國際低調謀下的一招大棋。

2010年6月,VISA與銀聯“反目”,封堵了銀聯部分境外通道,終WTO定案:銀聯在中國市場并沒有壟斷行為,但需要盡快開放境內支付清算市場。至此,中國支付清算市場開放提速。去年10月底,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進一步放開銀行卡清算市場,符合條件的內外資企業,均可申請在我國境內設立銀行卡清算機構。

上海交通大學產業發展與技術創新研究院院長教授陳宏民向本報記者介紹:“截至2014年底,具有‘銀聯’標示的銀行卡已經達到近50億張,銀行卡的滲透率也接近了50%,有力地促進了我國銀行卡產業的跨越式發展。與此同時,美國的維薩(VISA)、萬事達(MasterCard)等境外卡組織也通過外幣的銀行卡清算服務參與我國清算市場,方便了持卡人的跨境消費,對提升我國支付市場的服務水平,改善服務環境發揮了積極的作用。”

支付機構眾生相

銀行卡清算的放開,正在支付行業里“一石激起千層浪”。

作為國內第三方支付機構的龍頭,支付寶對這張入場券的態度備受市場關注。支付寶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我們也是今天(4月22日)看到的文件,目前正在看,等研究透了才會有下一步動作。”該負責人對于支付寶是否加入,以及何時加入這場“入場爭奪戰”并沒有給出清晰地論斷。

一名維薩高管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也表示,不便透露是否申請牌照,并稱“正在研究政策”。

當然,也有機構明確表態不會排隊申請牌照。“我們不會申請這個牌照。”拉卡拉董事長孫陶然對本報記者說道,“中國銀聯已經把跨行轉接的體系建起來了,我們在這個基礎上做渠道和用戶就可以了,重復建設這套網絡價值不大。”

不少第三方支付機構也紛紛表態。

快錢相關負責人向本報記者表示:“清算作為重要的金融基礎體系,正在走向開放、健康的發展。這將更有利于快錢等創新機構,以此為基礎創造更具價值的互聯網金融產品和服務。”

匯付天下高級副總裁、匯付數據總裁穆海潔向本報記者表示,匯付天下是收單行業市場化發展的生力軍,未來愿與所有發卡機構、清算機構等通力合作,為社會、商家和消費者提供便捷的服務和美好的體驗。

雖然還需要再等兩年,但也有境外卡組織已開始提前布局。

一名原境外卡組織管理人士告訴本報記者,近兩年多來境外卡組織在境內已經暗中掀起發卡熱潮。如去年12月16日“愉見財經”專欄《境外卡組織你搶跑了沒?》所及,境外卡組織通過各種行走于灰色地帶的“全幣種”卡“悄悄地進村”,本不被允許設立人民幣賬戶的卡片通過不為客戶所知的購匯流程實際攜帶了人民幣賬戶功能。有估算稱市面上這樣的“擦邊球”卡片少說有100多萬張。

上述原境外卡組織管理人士并稱,境外卡組織發卡已經進入了第二階段,推EMV卡(境外卡組織芯片卡標準)。“境外卡組織正在投入系統改造資源,在境內銀行終端進行系統投入,花費人力物力,建設他們的插卡交易、脫機交易、風險控制等交易標準。”

該人士表示,眼下某境外卡組織境內員工團隊已有200人,這一數字“已經重回2008年奧運會特殊時期的員工規模”,為的就是備戰市場開放。

誰有希望獲得牌照

“按照現在《決定》的流程,大概一家機構從申請到終開業,要有2年的時間。當然具體的程序,還需隨后可能推出的相應《細則》加以描述。”楊濤向本報記者分析道。

根據《決定》,央行在征求銀監會同意后,自受理之日起90日內作出批準或者不予批準籌備的決定。申請人應當自獲準籌備之日起1年內完成籌備工作,籌備期間不得從事銀行卡清算業務。籌備工作完成后,再向央行提出開業申請,央行在征求銀監會同意后,自受理之日起90日內作出批準或者不予批準開業的決定,批準則頒發銀行卡清算業務許可證。獲得許可證后,申請人須在6個月內正式開辦銀行卡清算業務。

換句話說,新銀行卡清算機構快會在“90天+1年+90天+6個月”后成立。那么,未來兩年內,誰有希望獲得牌照?

有業內人士向記者透露:“中國工商銀行(601398.SH)、支付寶,以及支付清算協會下屬某機構很可能獲得牌照。”

一位接近支付寶的人士向記者表示,從目前支付寶所開展的業務來看,更多集中于線上,其背后的硬件成本“可控”,但是如果涉及清算業務搭建清算機構,其網點和設備的布局,投入或動輒幾百億元,需要強大的資金實力。

“工行完全有動力申請人民幣清算市場入場券。”一位支付行業業內人士對本報記者表示,這一動力來自兩方面,一方面是工行資金盤活及該項業務的收入,更一方面則是由大量資金流向、額度等產生的數據沉淀。

楊濤表示,這樣的猜測意義不大,首先,《決定》的準入條件只是基本條件,還需要深入分析申請機構對于支付清算基礎設施的實際運營能力,實現“優中選優”,因為銀行卡清算組織在各國都是重要的金融基礎設施之一,對于效率、穩定性、安全性的要求都極高。其次,根據國際經驗,銀行卡清算市場的競爭也只能是適度競爭、有限競爭,這通常是符合規模經濟和各方利益的,而不是過度和無序競爭。因此,銀行卡清算市場的開放也不能走向大量發牌照的另一個極端。短期來看,一方面,銀聯和外資卡組織,可能需要重新申請牌照;另一方面,對于新設機構來說,或許更為合理和現實的選擇,是推動有條件的各方共同發起成立一個新的銀行卡清算機構,從而通過引入競爭,努力在推動銀行卡品牌和清算服務的多元化、差異化等方面盡快推動相關探索。

(本文作者:李德尚玉,夏心愉,王瑩對本文亦有貢獻)

成為銀行卡清算機構的六大條件

■注冊資本不低于10億元;

■至少具有符合規定條件的持股20%以上的單一主要出資人,或者符合規定條件的合計持股25%以上的多個主要出資人;

■有符合國家標準、行業標準的銀行卡清算標準體系;

■在中國境內具備符合規定要求、能夠獨立完成銀行卡清算業務的基礎設施和異地災備系統;

■董事和高級管理人員應當取得中國人民銀行征求銀監會同意后核準的任職資格;

■具備符合規定的內部控制、風險防范、信息安全保障和反洗錢措施等其他審慎性條件。

【免責聲明】

金歸人才網發布的資訊,是為傳遞共享信息為目的,不以贏利為目的,不代表本站觀點;如本站轉載的部分資訊稿件涉及作者版權等問題,請速來電或來函與我們聯系,我們會及時作出刪除處理。

亿宝娱乐合法吗